金属史上66个重大历史瞬间(三)

2020-03-22 19:28 佚名

挪威黑金属从诞生的那天就充满了险恶与斗争。而这种剧烈的冲突在Burzum的Varg Vikernes的带领下变得更加凶残。他第一次暴露自己可怕的一面是在Mayhem的主唱”Dead” Per Vngve Ohin用猎枪自杀的时候。当他到达悲剧现场的时候,第一反应竟然是重新布置了一下现场的物品,然后拍了一系列的尸体照片。其中一张照片随后成为Meyhem的现场专辑《Dawn of the Black Hearts》的初版封面。除了照片,Varg还想带走Dead的几颗牙齿。后来他又被控与挪威的三起教堂纵火案相关,不过他否认了。

1993年8月10日,Varg 在Mayhem吉他手ystein “Euronymous” Aarseth家里发生了严重的争吵,随后,Varg向Euronymous的身上连刺了23刀致其死亡。即便被判了21年的徒刑,Varg仍旧毫无悔意,他当场微笑的照片至今仍然到处流传。出狱后,他也毫无悔改之意,至今还在想方设法突破法律的界限。随后他又因涉嫌策划屠杀在法国一度被逮捕,后来还被诉种族歧视并且“美化”战争。

1994年,正在音乐潮流发生变革的同时,Groove-Thrash 乐队 Pantera完成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3月22日,乐队的第三张专辑《Far Beyond Driven》登上了Billboard专辑榜的第一位,超过了Ace of Base和Bonnie Raitt。直到今天,这张专辑都仍然是Billboard榜上登顶的最重也最前卫的专辑。在《Louder Than Hell: The Definitive Oral History of Metal》一书中,鼓手Vinnie Paul表示从一开始,“我们就希望把这张专辑做成金属乐的巅峰。在《Vulgar(Display of Power》之后,每个人都希望我们延续Metallica的路线,发行一张自己的《Black Album》,不过,我们则选择了截然方向反的路线。我们变得更加极端,并将其发展到一个更新的层次。”

《Far Beyond Driven》在Billboard 200上呆了29周,并在1994年5月9日成为金唱片。不过,直到三年以后专辑销量才到达一百万张。很大程度上,是Pantera的死忠粉丝们让《Far Beyond Driven》得到了排行榜首的好成绩,不过乐队成员们也同样出力良多。他们在五天内辗转12个城市进行签售活动,吸引了更多的人前来购买专辑。

在1988年的著名纪录片《西方文明的衰落2:金属之年(Decline of the Western Civilization Part II: The Metal Years)》中,描述了一副诗酒放诞的情景。而被采访的乐队包括Alice Cooper, Megadeth,WASP,Ozzy Osbourne,也记载了当时很多摇滚乐队的真实情景,当然同时,也让家长们更多了一个关注午夜电台的理由。幻想破灭的青年们过着“要么摇,要么滚”的生活,在俱乐部里面打工,怀着明星的梦想,期待自己有一天从日落大道走出去登上世界舞台。

在Penelope Spheeris的镜头中,揭露了此时此刻的边缘生活,尽管金属乐早就已经收获了十余年的声誉。Paul Stanley在床上接受采访,周围环绕着仅着片缕的女子们。它无可辩驳的展现出了乐手们真实而混乱的生活。而另一方面,Chris Holmes 飘在游泳池里的时候向他的母亲砸烂了一瓶伏特加,而Ozzy笨拙准备的早餐的混乱情景,也让人们看到了在舞台背后的真实生活。虽然在随后的声明中表示部分镜头有表演效果,但是它们并没有扭曲真实。这部影片成为摇滚史上的一个重要的遗迹。

2000年,由于与主唱Johan Liiva产生分歧,Arch Enemy陷入了困境。Michael Amott意识到他们应该寻找一个新主唱了,随后他会想起一位著名的德国音乐急着曾经给他留下了一份现场演出的录影带。尽管Amott并不喜欢那个乐队,但是他非常折服于Anela Gossow在舞台上的表现,并且向她提出了邀请。十年间,Gossow为Anch Enemy献声并录制了五张专辑,并且获得了比Liiva更大的成功。凭借她强有力的台风和凶猛的唱腔,Gossow为女性敞开了金属乐的大门。

1983年,Kiss洗掉了脸上的油彩,走入镜头,应该堪称MTV电视台最值得纪念的瞬间之一。当年的新专辑《Lick It Up》确实一度掀起浪花,但是随着时间流逝,成员多次变动,这个曾经辉煌的乐队开始走下坡路了。1996年,Kiss 与原始成员Ace Frehley以及Peter Vriss重组,登上了38届格莱美颁奖典礼的舞台,令人惊讶的是,他们的油彩面具又回来了。Tupac Shakur登台颁发了最佳新人奖,并表示,“你们都知道格莱美是什么样的, 西装笔挺,毫无生趣。我们受够了,我们要来点不一样的……”Kiss 的全员重组以及妆容的确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尽管Blowfish获得了格莱美,但第二天,人们的话题焦点全都围绕着Kiss。一个月以后,Kiss的成员在停迫在纽约的无畏号航空母舰上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巨型重组巡演。在短短数小时内,底特律老虎体育场的首场演出票就卖光了。1996年6月28日,在超过39000粉丝的面前,巡演正式开始。

Paul Stanley在他的回忆录中描述了当时的盛况,“幕布掉了,人群的力量几乎把我推离了地面。但是我必须控制住我,我的角色,还有我的乐队。”1996年,Nirvana早已不复存在,Soundgarden也在苟延残喘。Layne Staley在Alice In Chains的最后一场登台演出,正是Kiss这场巡演的开场。其它热诚支持Kiss重组演出的乐队包括Melvins,311,the Verve Pipe, D Generation以及Pantera。乐队一共完成了192场重启演出,Freley以及Criss留在乐队中录制了1998年的专辑《Psycho Circus》,但是随后又再次离队。不过,在Eric Singer和Tommy Thayer加入之后,乐队继续留下了妆容,重登舞台。

1993年,Creep改名为Korn,并与Nu-metal制作人Ross Robinson一同录制了demo《Niedermeyer’s Mind》。这张只有四首歌的录音带为他们指明了一条通往主流厂牌的路。不同于Thrash,也不是商业金属,当然更不是Grunge,Korn的歌曲中融合了各种风格,用自白的方式演唱对暴力,毒品,血腥以及其他童年阴影的忏悔。Jonathan Davis,深深受到了Depeche Mode,The Cured以及Sepultura的影响,强调音乐的真实性,在录制的过程中时而说唱时而痛苦的吟唱,将情绪表露无疑。而乐队成员则用七弦吉他弹奏出低沉交错的Riff,低沉的Bass线以及沉重的鼓点配合演奏,类似Faith No More,Helmet以及Prong的风格。这种全新的形式立刻受到了欢迎,并且收获了无数追随者。

重金属不仅仅是听起来声音刺耳,看起来也辣眼睛。Twisted Sister就是借此让自己的录影带在MTV早期大放“异彩”,让自己一夜成名,而主唱Dee Snider也名声大噪。Snider曾经表示MTV并不想播放金属乐,而是恰恰相反。但是他们需要具有视觉冲击的乐队,而Twisted Sister刚好满足要求。“他们想夺人眼球。但是Jon Jackson只在自己的专辑封面上画了一双鞋子,……但是对于金属乐来说,我们总是富有视觉冲击力。有的人就生在极端里……比如我们。金属乐和娱乐性之间当然有些联系,所以MTV接受了它,因为它具有唯一的与他们目的相关的东西——音乐看点。”所以对于MTV来说,没有选择,只有需求。随后,MTV成功了,诸如Quiet Riot之类的乐队获得了大量关注,电台不得不紧随其后。

Twisted Sister开始为1983年的专辑《You Can’t Stop Rock’n’Roll》做录影带,但是效果不大。“但是我发现了可能性,比如增加一些故事,或者小趣味”Snider回忆说。所以在1984年的《Stay Hungry》中他们进行了各种尝试。“搞破坏让我们都很开心,非常好玩。我发现了机会,打算在接下来更上一个台阶,并且和Marty Callner达成了共识”。于是诞生了接下来的《We’er Not Gonna Take It》和《I Wanna Rock》。它们让Twisted Sister成为当时最有名,最有辨识度的金属乐队之一。

1991年,有少许金属或者硬摇滚乐队会与嘻哈歌手合作——Steven Tyler以及Aerosmith的Joe Perry与 Run-D.m.c合作了《Walk This Way》,Slayer的 Kerry King参与了Beastie Boys的《No Sleep ‘Til Brooklyn》 ,不过这样的合作更像是在玩噱头。不过Anthrax与Public Enemy,显然进行到了更深远的程度。Scott Ian曾经在演出中穿过Public Enemy的T恤,而P.E在《Bring the Noise》的初版中加上了“Wax is for Anthrax!”的后缀。所以当Anthrax在Chuck D和Flacor Flav的热情加盟下翻唱了这首歌的时候,听起来才不那么违和。而且他们还一起搞起了巡演,激发了更多金属/嘻哈爱好者的热情。

90年代末的时候,Iron Maiden,这个曾经最有名望的金属乐队,只能在小型场馆中进行演出,颇有些气数已尽的模样。他们的新主场Blaze Bayley,缺乏与粉丝们的共鸣,而同时,前主唱Bruce Dickinson的单飞生涯也不是那么顺利。1999年,Dickinson和前吉他手Adrian Smith重返乐队,举行巡演。一年以后,乐队发行新专辑《Brave New World》,并且宣布巡演计划,包括著名的麦迪逊广场花园。这仿佛预示着经典摇滚的回归——Queensryche是这场演出的开场乐队之一。其他人还包括了Rob Halford,很显然,他感受到了Maiden回归时收获的爱意。很快,他也重返Judas Priest。看起来,金属世界即将重返新时代了。

音乐是不是也应该像电影一样,需要审查和分级呢?家长是否应该明确了解一张专辑中的歌词是否拥有攻击性?1985年,PMRC(Parents Music Resource Center家长音乐资源中心)强烈要求应该出台一个适当的分级系统,以帮助他们对音乐进行筛选。他们列出了一系列音乐列表,被称为著名的“肮脏的15岁”,其中包括大量主流明星,比如Prince, Madonna, Cyndi Lauper,当然也少不了大名鼎鼎的金属乐队——Venom,Mercyful Fate, Black Sabbath, Judas Priest, AC/DC,Twisted Sister。最终,参议院商务委员会举行了一场听证会,以分析“音乐中的歌词和内容”。Twisted Sister的 Dee Snider与乡村歌手John Denver, Frank Zappa一起出席了听证会。演出遭受了宗教组织的抗议,一些家长希望对音乐进行审查,一开始,很多人并没有当回事。但是很快它受到了大量关注。AC/DC的安格斯.杨在当年被扣上了这顶大帽子后,就直接表示:“摇滚精神其实很简单,与任何试图谋杀自由的家伙怼到底。”

但是自90年代中期解散之前,该组织仍然达成了一些目标:PMRC与美国唱片公司联合会达成了一个协议,出版公司应该在唱片封套中印出歌词,有“色情内容”的唱片还需标明“家长须知:此唱片有暴露性歌词”。在这之后,许多唱片零售商被强迫停止销售摇滚乐,全美各地的沃尔玛等商店开始将摇滚专辑与相关杂志下架,对当时的流行音乐造成了相当大的损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