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肺炎的发生是怎么回事?

2020-04-14 11:50 佚名

在巨大的灾难面前,总会有无数人挺身而出,面对危险,他们总是义无反顾,面对死亡他们总是身先士卒,在拯救生命的过程中,他们像一道道闪耀的光芒,冲破黎明前最深的黑暗,让人们在一次又一次的磨难中看到光明和希望,让这个一路坎坷走来的国家度过一次又一次的危难,他们是祖国和人民的守护者,他们是和平年代普通又最可爱的人。

那是2002年末出现了一种由SARS病毒引起的传染性强,致死率高的急性肺炎。然而当时人们对他一无所知,非典的源头出现在广东河源市,2002年12月16日河源市人民医院,收治了一名叫做黄杏初的高烧咳嗽病人,而黄杏初在12月6日就已经出现感冒症状,然后慢慢加重,到了河源市人民医院第2天病情加剧呼吸困难,不得不送往广州军区总医院,用呼吸机进行抢救。

12月27号黄杏初的病情好转,已经恢复到脱离呼吸机治疗,最终在2003年1月10日康复出院。黄杏初后来也被认定为中国首例非典病人。

而且黄杏初病情好转的同时,河源市人民医院与他接触的8名医务人员出现发烧咳嗽症状,而像黄杏初这样的肺炎病人也陆续来到医院就诊,有一些病情严重的被送往广州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引起了呼吸科教授钟南山的注意,随后他把情况上报给广东省的疾控中心,在医院里开始对病人进行隔离治疗。

2003年1月3日左右,国内互联网上开始流传广东河源出现不明肺炎病毒的消息,为了避免市民恐慌,河源市长在1月4日进行辟谣,称患者黄某和医务人员所得的只是非典型肺炎,这是因为最近广东受到冷空气的影响,所谓不明肺炎病毒纯属谣言。

然而河源市还是出现了市民抢购罗红霉素胶囊等药物的现象,另一边钟南山接到省卫生厅通知,开始在中山市各个医院对出现的不明肺炎病人进行走访,国家卫生部门也派人前往广州寻找病因,还开展防治工作。

这是社会上风平浪静了,人们都在回家过年的喜悦中。广州市已经出现超过100多名不明肺炎病例和两名死亡病例,网络上不明肺炎病毒在广州爆发的消息开始引发人们的恐慌情绪。面对越来越多的病患和传染性,钟南山没有退缩,选择奋战在一线,主动承担广东大部分危重病人的抢救工作,依靠严格的隔离措施,在他的带领下,医务人员对病人的恐惧心理大大减轻,开始专心投入的病人的治疗,并且研究出救治病人的有效方法。

而这是网络上又出现了各种防治病毒的怪谈,比如喝板蓝根和熏白醋,全国各大药店商铺的板蓝根和白醋分被人们抢购一空,板蓝根和白醋价格也节节攀升。

2月11日广州媒体开始报道广州市非典型肺炎防治新闻称,非典型肺炎的所有病人病情已得到控制,大部分患者已经康复出院,确诊人数稳定在305例。参会的钟南山也表示非典型肺炎并不可怕,可防可治。国家疾控有关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成全国近期不会出现大范围呼吸道传染病的流行,非典型肺炎只是个别地方的现象,这些新闻极大的稳定了社会情绪。

到了2月18日,北京国家疾控中心对广东送来的两例死亡病例患者肺部切片,经过检测后宣布是一种衣原体引起的非典型肺炎。当天下午在广东省卫生厅的紧急会议上,钟南山在一番沉默后决定把他这一天根据临床治疗观察得出的结论说出来,他认为引起非典型肺炎并不是衣原体,还需要进一步检测才能导致病原体是什么。

首先发现非典型肺炎疾病的,是一个叫卡洛尔·乌尔巴尼的意大利医生,是一个长期在发展中国家工作的流行病医学专家。2月28日他在越南河内收治了一名叫做约翰尼·陈的美籍华裔肺炎病患。

乌尔班尼认为约翰尼·陈所患的这种症状严重的肺炎疾病是由一种未知病毒引起,并把这一情况汇报给了世界卫生组织,最后这种疾病被命名为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征,英文简称SARS。

然而乌尔班尼本人在抢救病人时没有做好隔离措施,不幸感染SARS,于3月11日就出现上述症状,最终在3月29日医治无效去世。而在国内SARS病毒进入快速传染阶段,香港于3月10日出现10多名医护人员集体高烧咳嗽的症状,3月13日台湾出现首例SARS病人,他是香港患SARS病例的医务人员,上升到115人。而且SARS病毒进入学校的公共场所传播,3月15日之后SARS病毒已经在世界各地出现,引起国外媒体的报道,这几天北京也出现首个输入性病例。

自从钟南山说出引起非典型肺炎的病因后,媒体的焦点就聚集在他身上。因为长期疲劳工作,钟南山在3月5日出现高烧无力状况。这对于喜爱运动身体素质良好的他来说不是个好消息,为了不引发社会恐慌,钟南山独自回家治疗。经过自己的判断,钟南山认为只是普通肺炎,在妻子的悉心照料下5天后痊愈,之后钟南山重新返回一线战斗。

从4月开始虽然国内官方媒体加大了对非典疫情的报道力度,而个别政府官员依然对以前不够重视。4月3日国家卫生部在北京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张文康部长表示萨斯一行在大陆已经被控制,因为不属于法定传染病,所以不需要通报疫情,并笑着说现在戴不戴口罩都是安全的。

4月5日国际劳工组织官员迈克尔·罗伊感染在北京抢救无效去世,这让三天前国家卫生部长的言论受到媒体质疑。

而当SARS病毒已经到了关键防治阶段时,广州市竟然带领2万多名市民在天河体育场进行春季健身万人长跑活动,以表明SARS疫情在广州得到有效控制。

中央也认识了SARS疫情的严重性,并将其列为法定传染病进行管理,到了4月下旬,北京部分高校和医院出现大量SARS感染者,中央开始出台一系列紧急措施,如人事任免、学校停课、五一黄金周取消停止、旅游外地学生和外出务工人员不得返乡及疫情通报改为一天一报,

4月23日国家动用军方力量紧急建立了震惊世界的小汤山非典医院,专门用于收治非典病人,而以前高峰期国内每天都会新增超过100个SARS病例,死亡病例更是呈缓慢上升的趋势。

同时世界各地的疫情也在加剧,从4月底全国进入防治非典的非常时期,一场和SARS病毒抗争的没有硝烟的战争进入白热化。

非典疫情最后在夏天结束,有人说是SARS病毒,害怕炎热的气温最自然消失了。我想不是这样的,国内非典战役的胜利离不开党和国家有力的支持和管理,同样也离不开奋战在一线的医生们。

在SARS病毒肆虐人心惶惶的时期,这些医生毫无畏惧地面对病毒尽全力的抢救,处在生死边缘的病人履行自己承诺的使命,甚至不幸牺牲,白衣天使这个词是我当时记住的最深刻的称号。

而如果不是钟南山坚持非典的病原体不是权威部门所说的衣原体,又在新闻发布会上仗义执言,恐怕非典疫情将会在国内持续更长的时间。

虽然疫情结束后最终找到了SARS病毒的真正携带者,中华菊头蝠是SARS这种冠状病毒的变种又是怎么产生的?人们却无法得知,而且过了十几年后,国内的人们慢慢忘记了吃野味的危害,把吃海鲜刺身和吃口觉得美味和时尚潮流的时候,钟南山在非典疫情结束后的担忧出现了。现在的一切和17年前的那个世界是多么的相似。

千年的历史回声,拨开重重历史的迷雾,以客观、有趣的角度重新观察历史,找到现实世界一切疑惑的答案。欢迎大家在评论区留言、讨论、点赞。你们的关注是我继续发掘更有价值的历史知识的最大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