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层社会“治理”向“智理”转变

2020-06-23 07:10 admin

“邻里之间要互相理解,充分沟通。”凌晨1时,南城公安分局宏图警务室的社区民警张富庆化身“和事佬”上门调解一起纠纷,经过长达4个多小时的协调劝说,纠纷得到解决。如今,登门入户、走街串巷成了张富庆的日常,他说:“打击犯罪往往是被动的,防患于未然更加重要,让群众不受损失、更加安乐地生活是我向往的目标。”前不久,像张富庆一样的700多名社区民警扎根社区、贴近群众,进一步创新基层治理模式,而像这样的创新案例,几乎每天都在东莞上演。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要认真落实省委“1+1+9”工作部署,其中就包括营造共建共治共享社会治理格局。政府工作报告在部署今年任务时指出,要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进一步提升公共安全保障水平。眼下的东莞,正朝着争创全国首批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试点城市的新目标迈进。

最近几天受“龙舟水”影响暴雨多发,6月9日下午,眼看就要下雨,黄江镇网格管理员庾桂香穿上雨衣,和同事来到辖区的低洼路段、危旧房屋、工地进行排查,做好持续强降水引发的积涝、危旧房屋倒塌等次生灾害的监测和防御。

庾桂香所在的黄江镇将七大社区划分为106个网格,有7个社区指挥调度工作站、200多名网格管理员,成立四级处置平台,建立7支社区一级处置队伍。在日常巡检中,网格管理员做好重点群体排查、居家服务、莞e申报、复工复产、粤省事系统申报、日常巡检、商改核查等工作,一旦发现问题马上通过“智网工程”App上报指挥部。

像庾桂香一样,每天走街串巷守护群众平安是东莞近万名网格管理员的工作写照。目前,东莞常住人口超过千万,其中外来人口超过800万,是全国本地户籍人口与外来人口比例倒挂最严重的城市之一,由此也带来了社会治理的巨大压力。近年来,以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的“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格局”为指引,东莞市委、市政府积极推进以社会服务管理“智网工程”,并将之作为全市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的核心工程。

“智网工程”如何织密基层治理“网”?从网格管理员到指挥调度中心,再到职能部门,以“智网工程”为统领,这张线上线下全覆盖、无缝隙的“数据网”打破了部门之间的隔阂,大大提升了城市治理的效率与精度。

基层是社会治理的“神经末梢”。近年来,东莞基层治理连出新招,其中还通过部署以“社区警务”为支点,打造一支沉得下、扎得深、做得实的专职化社区民警队伍,全面加强基层基础工作。

按照市公安局制定实施的方案,全市每个社区(村)都设置一个社区警务室,并按警务室辖区治安要素配置专职社区民警和社区警务助理、社区辅警。“专职化后的社区民警,就好比一根根小小的缝衣针,不但要真正扎进村(社区),而且要和村(社区)干部一起‘密密缝’,走遍角角落落,串起千家万户,共同织就基层社会治理新画卷。”东莞市公安局治安巡警支队政委赵寅说。

“现在社区民警就在社区转,我们心里也更有安全感;尤其是疫情发生以来,社区民警和村(社区)干部主动上门进行登记、排查,甚至还给小区居家隔离的市民送菜送饭,让我们心里踏实和温暖。”东莞南城一小区的物管负责人表示,社区民警进社区后,无论大小事,他们一找到社区民警,都能得到积极回应和解决。

东莞位于改革开放的前沿地带,多元思想交汇、社会结构复杂,社会治理难度大,如何让人人尊法、懂法、守法、用法,是一个需要各界合力攻克的难题。2018年以来,东莞立足于本外地人口严重倒挂的特殊市情,创新基层社会治理模式,推进平安文化建设,创新性地从“人”,特别是广大务工人员这一核心要素入手,构建起社会治理人人参与、人人尽责的良好局面。

莫芳是虎门江门小区的一名出租屋“管家”,帮助房东打理出租屋已有10多年。去年开始,虎门平安建设促进会在江门小区试点开展的平安小区营造项目是市镇共建三个项目之一。项目在小区内打造3S(safe、smart、share)之家,莫芳加入了“平安使者”队伍。在此次疫情中,她成为了“楼长”,协助社区、小组工作人员进行信息核查和服务群众,有效地缓解了一线工作人员人手不足的问题。

武汉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院长、中山大学国家治理研究院副院长倪星认为,虎门的“平安小区”是典型的居民社区治理案例,其中提出了一个很好的理念——安全、智慧、共享。他说,“平安小区”通过社会化动员、项目化运作、品牌化运营去搭建公众的参议平台,社区治理机制从被动的利益表达、利益抗争,走向了围绕建设文明、和谐、美丽的小区建设,其中发挥了社会各方面的力量。

在东莞,市民、企业和社会组织的“参与感”和“获得感”不断提高,越来越多市民主动参与共建共治共享的治理中:横沥镇获批成立东莞市首个社区发展基金会,由镇政府出资250万元,横沥各商协会、企业家共同筹资352万元,政企联动多元力量共促社会平安;东城法庭谭立诉调对接工作室、寮步张惠欢律师调解室、黄江镇祥叔调解工作室、桥头镇莫满水调解工作室等一批基层调解工作室逐渐在全国打响品牌……

为了让外来人口更好地参与城市治理,东莞还探索外来人员和党员参加村(社区)“两委”选举试点工作,全市共选取了100个村(社区)作为试点,共选配非户籍委员102名;在33个镇(街道、园区)创立平安建设促进会和38个行业分会、190个村(社区)分会,充分调动群众、企业、社区等力量参与,其经验入选“全国社会治理创新典范案例”……

今年两会上,九三学社市委会提交的《完善诉调对接机制,充分发挥多元化纠纷解决社会治理功能》提案建议,东莞进一步完善诉调对接机制,充分发挥多元化纠纷解决社会治理功能,打造一支人民调解队伍。按照“哪里有人群,哪里就有调解组织;哪里有矛盾,哪里就有调解工作”的要求,完善社区人民调解委员会、企业调解室或调解联系点。

在火炼树社区和花园新村社区的“居民议事厅”,党员代表、居民代表、社工、智网工作人员等以点带面,将协商阵地扩展至社区的路街小巷。社区还搭建了“互联网+协商”模式平台,引导居民群众逐步从“张嘴发牢骚”转变为“理性求共识”,自己解决身边的矛盾纠纷。

东莞的基层社会治理吸引了多方社会力量开展共建,撬动了多种社会资源投入,带来了社会活力的竞相迸发。

6月11日,“民生大莞家”品牌项目作为东莞市政府十件民生实事“推动政务服务更便民亲民”的重要内容正式发布。市民登录“莞家政务”微信公众号或者拨打12345热线,就可以一键向政府反馈自己身边亟待解决的急难事。这是东莞推进数据治理的一个缩影。城市的发展与治理离不开数据和信息。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大数据的应用改变了城市的整体面貌,也增强了城市管理和服务的能力。

近年来,东莞在创新“政务数据大脑”运用中,通过政务数据的汇聚、治理与共享,推动解决各部门政务信息化建设长期存在的各自为政、重复建设、信息孤岛等问题,并赋能各部门形成百花齐放的创新应用。目前,在“全市民生服务综合管理平台”上,已经陆续实施了“民生大莞家”、义务教育阶段统一招生平台、社会医疗保险和民政医疗救助“一站式”结算等项目。依托“政务数据大脑”汇聚的人口库、法人库、电子证照库等基础库大数据,打通各部门的民生服务事项,减少了群众办事材料提交数量和跑腿次数。目前,全市已推广运用电子证照185种,签发2360万张。

大数据也被应用到了“智慧警务”中,以此全面构筑东莞“科技护城墙”。在东莞市公安局指挥中心,宽敞的大厅、数米高的高清显示屏,数据在滚动更新。囊括全市主要路面、街道等连线的视频监控,整合在被视为“最强大脑”的指挥中心。工作人员注视着显示屏,监视路面情况,同时寻找线索。

目前,全市一二类高清视频点总量达到10.6万路。东莞市公安局党委委员、科技信息总工程师莫杰东说:“现在的东莞,在每一个村头巷尾、每一处交通路口,‘天眼’都在全天候守护着东莞市民的平安。”

过去两年来,东莞公安还通过“二标四实”基础信息采集、整理入库,对数据实行跨层级、跨部门按需调用,盘活了社会治理领域的海量数据资源,解决了“基础数据不明”这个困扰东莞社会治理的瓶颈问题。“通过部门数据共享,实现城市精细化管理,让有限的资源最大化地服务于每个市民。”莫杰东说。

随着基层社会治理的智能化平台不断完善,东莞的城市治理也走上了一条从主观主义、经验主义向精准预测、智能决策转变的新路径。

东莞市提出,到2020年,创建首批全国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试点;到2022年,建成全国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试点合格城市。在此背景下,“社会治理”成了今年东莞市两会上代表委员热议的话题之一。

东莞市人大代表林飞是厚街镇城管分局的一名工作人员,多年来他深入基层工作,本次两会带来了《关于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社会基层治理格局问题的建议》。他在深入基层中认识到,由于东莞“直筒子市”的特点,消防、应急等职能部门在社区设立办公室,派部分专职人员到社区办公。“以城管员为例,一个大的社区可以配备七八名城管员,普通的社区只能配备三四名城管员,大部分时候人员是不够用的。”林飞说。

林飞建议,在社区基层管理方面可以将社区各职能部门办公室的人员集中整合为一支队伍,由队伍在辖区内集中力量完成某一件事情,即可解决人手不足、巡查不到位的问题。

“例如现在是防汛季节,我们社区可以集中人员做好防汛工作。”林飞说,此次疫情期间每个社区的工作人员将防疫作为最重要的事情来抓,每个社区的人员集中起来可以达到四五十人以上,从封闭社区出入库到测体温,队伍力量得到壮大。

同样关注社会基层治理的还有民进市委会。民进市委会提交了《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中进一步完善我市社区基层治理体系的建议》的提案,提出在今年的防疫工作中,社区基层管理起到了极为重要的作用,东莞社区管理在体现有效的同时,也暴露出了一些短板,例如企业未纳入网格化管理,小区自治管理仍不够自觉有效,社区基层信息网络系统尚未建立等。

为进一步完善东莞共建共治共享的社区基层治理体系,民进市委会建议,加强社区基层党组织领导。切实加强党对城乡社区治理工作的领导,充分发挥社区党组织总揽全局、协调各方的领导作用。依托社区综合服务设施实现社区党群服务中心(站点)全覆盖,让党员群众在家门口就能找到组织,享受便利服务。建立社区基层民主协商机制。还可以创新社区基层自治模式,构建“基层党组织+物业管理+业主委员会+业主志愿者服务队+居民”共建共治共享社区基层自治模式,广泛动员公众参与,加强社会协同合作,大力推进社区、社会组织、社会工作的“三社联动”。同时还可以加强科技支撑构建社区基层信息网络体系,依托“互联网+”等技术手段推进基层社会治理的理念、制度、机制和方法创新,逐步构建线上治理与线下治理交互融合的社区基层治理技术支撑体系。

“以前,我只负责与人社相关的事情,对企业咨询消防、治安等业务不熟悉。”厚街镇宝屯网格管理员王亦斌原本是社区一名人社协管员,“八员合一”后,学习了多方面的知识和业务,“对群众的咨询和求助已得心应手”。

王亦斌的变化,得益于厚街镇基层社会治理的创新举措。为全面深化基层社会治理工作,厚街提出“八员合一、一员多用”的新举措,选取宝屯作为其中一个试点社区。

今年5月,厚街镇出台了《厚街镇创新推进基层社会治理的工作方案》,明确在前期5个基层社会治理试点社区取得初步成效的基础上,在全镇铺开基层社会治理创新工作。目前,社区“八员”已完成整合。

根据部署,厚街今年将完善社区警务工作机制,打造“厚街特色”的社区警务。全镇各警务区警长被分别任命为社区党工委副书记,融入到社区工作当中,提高社区治安和社会治理的统筹能力和作用。

全镇47名民警下沉到社区,不值班、不办案,全程服务社区工作。公安部门所有警种为社区警务提供支撑,所有的机制为社区警务进行优化,把社区警务打造成新时代警务优化的引擎,作为提升群众安全感和满意度的突破点。

村级辅警的收编工作也随之加快。今年内,厚街将分批完成村级585名辅警的收编,完成镇级辅警队伍达1200人的目标任务。同时,严格科学优化各警务区辅警配置,健全辅警日常管理制度。

为全面深化基层社会治理工作,厚街在提升“大综管”和“智网工程”治理的优势上,提出“八员合一、一员多用”的基层治理新举措。今年1月,率先在涌口、宝屯、珊美、新围、湖景等5个社区开展试点工作,目前已取得初步成效。

根据会议部署,厚街将投入5000万元,在全镇铺开“八员合一、一员多用”基层社会治理相关工作,将社区综管员、安全员、治安员、消防员、人口协管员、城管员、人社协管员、食药监协管员“八员”进行统筹整编,建立一支全方位的基层治理网格管理员队伍。

此外,厚街将加快镇社会治理运营中心、镇基层社会治理孵化中心、信息化系统平台等“两中心一平台”建设进度,建立“1+5+N”基层社会治理指挥调度体系。

“整合后,网格管理员从10多人壮大到50多人,且人员配置更加优化。”宝屯党工委书记黄锐寒表示,宝屯还将社区划分为5个基础网格,再往下设置21个子网格。

“八员合一”后,网格管理员必须熟悉多项业务,包括熟悉公安、消防、应急、市场监管、城管、人社等部门业务,工作巡检事项154项、信息采集项60项。为让网格管理员快速熟悉业务,宝屯首先提出“以旧带新”方式,待新网格管理员熟悉业务后,再分派到各网格。

自推行“八员合一”后,宝屯社区的网格管理更加精细化,基本实现“社区有格,格中有人,人尽其责”的网格全覆盖、精细化管理模式。宝屯社区的成效,是厚街前期5个试点社区基层社会治理工作的具体体现。

根据《方案》,全镇24个社区将统一建设社会治理运营中心,完善机构设置、整编人员队伍、优化网格划分等。整合后,全部社区“八员”统称“网格管理员”,人数达1300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