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是一条河,总是从过去流向未来……

2020-07-01 06:30 admin

十年前父亲离休后我们又迁到肖家河干体所。干体所外是农田和古木,收获的季节我们可以在院子外直接买到农民刚从碾子上打下的新米和磨子上推出的麦面,喝牛奶就直接到农民的奶牛房中去打刚挤出还冒着热气的牛奶。邻居说这种牛奶喝不得,因为没有杀过菌,消毒不严,怕惹出什么病来,但我贪恋那牛奶的新鲜,上面还有厚厚的一层奶皮, 又浓又香。把牛奶打回来便使劲地煮,煮沸了一遍又一遍,以为这样就可以高温杀菌。回想起那些年那么便利的条件,牛奶的价格又那么便宜,满满一盅牛奶才几毛钱,真是幸福无比。

那几头奶牛也特别乖,像是认识我似的,见了我就摇尾巴,还哞哞地叫,甚是可爱。我兴趣来了就伙同院子里的伙伴去割青草,趁主人不在家偷偷地喂给奶牛,认为这样可以增进与牛的感情,更主要的是那时我特别胖,经常要想方设法减肥,给牛割青草是一种发明,但效果很不好。因我并不认识哪种草可以喂牛,哪种草对牛有害,误把废草也割了来,牛吃了就拉肚子,牛老板见了我就发气,还威胁说再这么干就不卖牛奶给我喝,只得作罢。后来,那个私人的奶牛场因没有证照被强行关闭,我再也没有喝到过那么新鲜可口的牛奶。如今市面上的牛奶都是盒装的,包装得花花哨哨,怎么喝怎么不是滋味儿,这就使我常常怀念当年直接喝从奶牛乳房中挤出的牛奶的情景。

那时特别爱吃豆腐,因为豆腐都是农民用新黄豆磨出的,送来时才刚结成块,再新鲜不过了。吃鸡都是去农民家点杀,毕竟只隔了一堵墙。几十年间我家从市中区迁到府河外,再迁到一环路,到了我新近迁到的住宅双楠小区已是二环路边了。且房价已高达数十万元,如果外婆还在不知要作何感想。不用说那甘洌的井水再也喝不到,也不用说那喷香的白果再也啖不成,更不必说那红汁的蛇果无法再食,油炸小鱼根本找不到,单说那新米新面热豆腐鲜牛奶也都成了久远的回忆。

星期天我带女儿布头依次去寻觅我住过的旧宅,看到充满现代化气息的城市,心中十分振奋。历史总是要不断变迁才能不断演进,过去了的只能成为追忆,而未来才是更实在的风景。外婆家的旧宅早已不存,成了三十层的大厦。一座宾馆的水泥建筑正好站在我家的地皮上,而那两株银杏树被保护得完好,伸开华盖,显示着青春。女儿布头说:“爸爸, 是大楼好还是外婆家的旧房子好?”我说当然是新的大楼好。新楼挺拔、气派,更显出国际大都会的风貌,它是站在低矮的旧宅上的,这就是发展!历史是一条河,总是从过去流向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