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卖两只鹦鹉被判六年,网友:法律可以冰

2020-08-04 15:39 admin

近日,先是浙大学生努某某因犯强奸罪被判刑一年零六个月,缓刑一年零六个月。结果校方以“挽救民族学生的”理由,对其只作出了留校察看的从轻处理,使努某某顺利毕业。

接着,南京“名牌大学生因贫穷多次偷外卖被刑拘”事件冲上热榜,有些小丑开始跳出来质疑法律缺少人情味。甚至有律师称,愿意免费为其做无罪辩护,结果该消息多半内容夸大事实。

事发前,韩某龙正在云南昆明大学读大三,他平时会在朋友圈卖小宠物挣点生活费。2019年3月13日,韩某龙用7600元钱从商丘刘某处买来家养鹦鹉27只。其中2只亚历山大鹦鹉,25只绿颊锥尾鹦鹉。

随后,韩某龙主动投案,并将未出售的25只绿颊锥尾鹦鹉上缴,称自己不知道买卖家养鹦鹉属于犯罪,还如实交代了自己的问题,表示认错悔改。

2020年5月,韩某龙因犯买卖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罪,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五万元。

韩某龙女友称,我们不想逃脱法律制裁,只是想被从轻判决,给男友一个改正的机会,判刑这么重等于毁了男友一生

最近,韩某龙女友网络发声称,我们不想逃脱法律制裁,但男友不知道买卖家养的鹦鹉也会犯罪,如果这样判决就等于毁了男友一生。况且,相同种类的鹦鹉,在网络和花鸟市场也多有买卖发生,为什么警方不管?

当地警方回应称,韩某龙买卖受保护的鹦鹉数量较多,而花鸟市场的买卖行为数量较少,且没有人举报,一般是没有问题的。

韩某龙女友还称,之所以对该判决不满,原因是很多类似判决都很轻,几年前的“深圳王鹏售卖鹦鹉案”,被列入了最高法指导案例。王鹏最终被证实卖了两只,未遂45只,二审被改判有期徒刑2年,并处罚金3000元。

很显然,韩某龙售卖鹦鹉两只,未遂25只,且能主动自首、有立功表现的从轻理由。该女友用“王鹏案”作比较,感觉对男友判罚较重,应该得到我们的同情和理解。

韩某龙的辩护律师称,家养鹦鹉不应该按野生动物进行保护,而该类鹦鹉繁殖量很大,且韩某龙有自首情节和立功表现,自己将在二审时为当事人作无罪辩护。

如果否认这句话,就不如用机器人来代表法官行驶判决权。只要将主要犯罪情节、造成的犯罪后果以及从轻理由等信息,通过现代技术输入到程序中,由机器人判决岂不更好,这样也没有了人为因素干扰,岂不更公平公正。

这个温度,绝对不是人情世故,更不是徇私枉法,而是在充分保障司法公正的情况下,要考虑到社会效果和继续存在的危害性。

从该案看,韩某龙投案后,因其有投案自首和立功表现被取保候审,韩某龙也确实对售卖家养鹦鹉属犯罪行为不知情,而且也表示了认错悔罪。对于这种情况,即使判决缓刑也基本不会再有社会危害性。

从众多媒体和网友的态度看,几乎一边倒地认为判罚过重,应该从轻处理。民众的呼声,也是社会效应的具体体现,应该认真听取。这是一次对广大民众的法律普及教育,也是法治在进步的良好表现。

如果再把韩某龙案和努某某强奸未遂案进行对比,我们更感受到法律的随意性,甚至是不同地区法院在适用法律条文上的差异性。如果真让大众感觉到了这种差异,那法律需要彰显的正义又在哪里?

让每一个人民群众,都要在每一起司法判决中感受到公平正义。这是司法判决需要追求的最高境界,虽然难免有失误,但要尽量避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