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行知先生说:“教育就跟喂鸡一样。”教育为

2020-08-06 19:56 admin

有一次,陶行知先生在武汉大学演讲。他走上讲台,不慌不忙地从箱子里拿出一只大公鸡。台下的听众全愣住了,不知陶先生要干什么。陶先生从容不迫地又掏出一把米放在桌上,然后按住公鸡的头,强迫它吃米。可是大公鸡只叫不吃。怎么才能让鸡吃米呢?他掰开鸡的嘴,把米硬往鸡的嘴里塞。大公鸡拼命挣扎,还是不肯吃。陶先生轻轻松开手,把鸡放在桌子上,自己向后退了几步,大公鸡就自己吃起米来。这时陶先生开始演讲:“我认为,教育就跟喂鸡一样。先生强迫学生去学习,把知识硬灌给他,他是不情愿学的。即使学也食而不化,过不了多久,他还是会把知识还给先生的。但是如果让他自由地学习,充分发挥他的主观能动性,那效果一定会好得多!”

“填鸭式”教学,在很多学校还是存在这种包办代替现象。多年来,国家一直提倡教育改革,新课改等,但是一部分学校并没有真正落实到教学上。某学校上语文课时,教师满堂灌,没有给学生充分思考的时间,教师教什么,学生学什么。只满足于告诉学生现有的知识和答案,却没有让学生寻求答案的过程。实际上不仅仅只有这一学科,各学科基本都有相似的现象。这不就是硬塞米给鸡吃的把戏吗?

我认为,如果学生要成长,需要给他们空间和时间。一节课45分钟,如果教师单向输出,学生能接受的知识量不到30%。如果给学生充分的思考时间和空间,安排课堂活动,让学生自己发现问题,找出问题答案。这种自主学习的过程,学生掌握的知识量会大大提高,而且会更加牢固。

有时候我们的教育需要等待,不能揠苗助长。美国著名教育学家杜威说:“人的成长是各种能力慢慢生长的结果。”教师上一节课,不等学生思考,便急于把结果告诉他们,学生非常被动。教师急于求成的心里,反而让学生得不到成长,就像被注射了激素的雏鸡,一个月不到,就成熟了,即使过早的成熟,也是一种病态早熟。

不仅只是教师急于求成,家长也希望孩子能多学点知识,超前学习普遍存在,而且已经是家长意识形态中固有思想。家长给孩子报钢琴培训班、围棋培训班等五花八门的课程,孩子过早学习,不属于他们该年龄阶段的课程,就是一种揠苗助长。但是他们都希望自己的下一代在“早熟者”的行列中名列前茅。

当今社会,学生已经为”尽快“成长付出了惨重代价,许多人高呼“不能三个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其结果,学生的天性被摧折了,揠苗助长的“庄稼”枯萎了。我希望大人们学会等待。孩子在成长,我们需要耐心等待,“时光不语,静待花开”,这是我们守护孩子成长最好的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