馨月说财经:国际金融已走向迷雾 中国金融市场

2020-12-08 22:53 admin

  西方的资本主义已经发展到了金融资本主义高级阶段,发达国家的金融体系也变得越来越复杂,乃至复杂到连美欧的金融监管者们与华尔街各大行的头脑们也拎不清这个繁琐与互相牵涉的庞大体系。

  原本在次贷危机之后,全球的金融创新应经历一个化繁从简的过程,但是对于利益至上的华尔街来说,侵占全球利润已是不变的信条,因此不断构建一个虚虚实实、真真假假的金融世界是华尔街所需要的,旁氏骗局的金融化也就成为了华尔街金融创新中不可或缺的部分,而为了让这一部分创新更具有隐蔽性,金融的世界也就变得越来越复杂,因此华尔街也更乐衷于宣扬与强迫各经济体与美国的金融规则接轨。

  而今的国际金融创新,越来越像网络游戏设计,借助互联网科技的高速发展,不断地构建一个又一个金融虚拟世界,这令广大投资者乐此不疲,似乎可以在任何一个游戏中都有击倒BOSS的机会,然后获得丰厚的游戏奖励,可真正进入游戏之后,最终却发现自己的口袋被游戏运营商们掏空了。

  因此当今的华尔街更像是游戏设计者与运营商,通过复杂的金融游戏将政府、企业、机构与个人等都诱入其中,无法自拔,乃至令虚拟经济发展快速超越实体经济。西方金融已为这个世界构建了一个时光隧道,各行各业都不得不从这个隧道中经过并交出自己的过路费。

  所以西方金融已经成为了这个世界财富的顶级猎食者,并且让实体经济、科技等都逐渐成为金融的附庸,西方金融正用最复杂的金融游戏设计从各个角度来遮掩自身的贪婪,将获取超额利润与转嫁债务危机合法化,这令全球生产效率与生产力不断下降并加速两极化。

  打开西方的金融教科书,我们似乎可以从金融市场功能、金融市场结构与金融市场工具等各方面了解到西方的金融市场,可一旦走入实际,却发现这个所谓的公平市场是高度双标化与复杂化,就像一个不断扩建的巨型迷宫,一层套着一层,一环套着一环,就像疯狂转动的镰刀在不断收割着世界财富,这为全球经济带来更多更大的风险,事实上国际金融市场已经全面走向了迷雾之中。

  从金融占据经济主导到实体经济空心化,从金融危机周期律到财富两极分化,从金融侵占各行业利润到社会债务高速增长,从各经济体央行货币扩张到国际货币信用大贬值,从金融高杠杆到市场高度投机,从不劳而获到收割全球财富,从操控各国市场到操控国家机器,从国际商品定价权争夺到挑起地缘危机,从汇率攻击到经济危机,从债务危机转嫁到金融木马等等,这个世界已经深陷在了金融陷阱之中,被金融世界所俘虏。

  西方的金融资本主义决定了金融占据了世界顶峰,金融是权力游戏的操纵者,是国家顶级信息的掌控者,是市场信息的归集者与信息发布时间的决定者,而金融市场的利益在很大程度上是由资本与信息来决定的,普通投资者又怎么可能在这样的市场中战胜金融势力呢?所以这套游戏规则不论从高中低端的设计来看,都决定了多数人将是市场的牺牲品。

  而金融的复杂化不过是让金融利得者更好地获利罢了,因此金融体系越复杂,其藏污纳垢之处就越多,社会财富的两极化就会越严重,社会的矛盾也就会越突出。

  而在新冠危机中,这一态势更为明朗化,整个世界都正为国际货币的超发付出代价,而目前只是初期阶段,随着中后期输入型通胀的来临与资产泡沫的崛起,全球经济将会被拖上历史以来最危险的高峰,面对史无前例的全球金融泡沫,其危险性是显而易见的。在世界金融历史上,还没有不破的资产泡沫,更何况全球债务与金融市场规模都来到了历史最大化,一旦这个泡沫破裂,其当量将是历史上任何一个时期的金融危机都不可比拟的。

  因此中国应深入研究西方金融的优缺点,取长补短,坚决以实体经济为核心,在金融方向上要化繁从简,要防止市场高度金融化与复杂化,要预防国际货币的债务危机转嫁,这是中国经济能够长期稳健发展之根本,否则中国在金融上不仅要吃西方的大亏,还会在内部制造更复杂的矛盾,从而阻碍中国的发展宏图。

  人弗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