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社会中,蛇妖的美艳与诱惑

2020-05-04 08:42 佚名

她是个色泽鲜艳的难解的结的形体,有着朱红、金黄、青和蓝的圆点,条纹像斑马,斑点像豹,眼睛像孔雀,全都是深红的线条;浑身是银月,她呼吸时,这些银月或消融,或更亮的发光,或把它们的光辉跟较暗淡的花纹交织在一起。

一个名叫迈尼普里修斯的二十五岁的大好希腊青年,某日在桑契里亚和哥林斯之间的路上,遇到一位举止颇有正派贵妇风范的幽灵。

幽灵拉住了他,请他到她在哥林斯郊外的家里,并对他说,她本是出生在腓尼基的名门淑女,倘若他愿跟她待在一起,他不仅可以听她演唱,还可以饮到谁也没有饮过的酒;而从前和如今都美丽又可爱的她,愿与他生死与共。

这名年轻人是一位哲学家,在其它方面倒是稳重又谨慎地克制他的激情,唯独在爱情上,理智就乖乖地一边凉快去了。于是他与她幸福待在一起,打算跟她结婚共度此生。

偏偏参加他们婚礼的宾客中,还来了年轻人的老师阿波罗尼奥斯。这位贤哲凭一些蛛丝马迹,发现她是一条蛇,一个半人半蛇的女妖,而且她所有的设施,也全像荷马描述的坦塔罗斯的黄金,都不是实物,只不过是一些幻象。

当贵妇发觉自己被看清时,便哭着要求阿波罗尼奥斯保持沉默。但是阿波罗尼奥斯丝毫不为所动。于是,幽灵贵妇,餐具,房屋和房屋里面的一切,都立时消失不见了,只留下倒霉的青年在那里悲悼他消失了的爱人。

白蛇传在清代成熟盛行,是中国民间集体创作的典范。描述的是一个修炼成人形的蛇精与人的曲折爱情故事。故事包括篷船借伞,白娘子盗灵芝仙草,水漫金山,断桥,雷峰塔,许仙之子仕林祭塔,法海遂遁身蟹腹以逃死等情节。表达了人民对男女自由恋爱的赞美向往和对封建势力无理束缚的憎恨。

那时候的蛇女,或为叱咤风云的女神,或为鬼神变色的魔头,并不需刻意掩饰她们的蛇类形体。

在叙利亚神话中,女神奎特司掌爱与美丽,通常外化为一美丽的裸女站或坐在狮子上,手上握着花、镜或蛇的形象。

二十世纪初,英国考古学家在希腊克里特岛北部发现了传说中的诺萨斯宫(就是关着米诺牛的那个迷宫)。宫中出土一尊距今已有3600年的女蛇神塑像。

《列子》、《女娲画赞》中都记载着女娲“人首蛇形”。她在中国神话传说中位列三皇,被尊为人类之母,干过一番“造人”、“补天”的伟大事迹。

女娲是一位音乐家,曾发明笙簧,主管婚姻。女娲身为媒神,肩负着这种相亲活动的组织工作。

如果说东方神话中女娲是一位生育人类,创造万物的伟大母亲,那希腊神话中的厄喀德娜就是无恶不作、鬼神变色的黑暗boss。这位提坦女神上半身为女子,美艳不可方物;下半身却是蛇。希腊诗人赫西奥德写道:“厄喀德娜的上半身是美丽的神女,有美丽的面庞和炯炯有神的眼睛,下半身却是可怕的蟒蛇。”

当古人类进入文明时期,女性神的地位日渐下降,女娲造人的传说由“女娲独自造人”变成了“女娲与诸神共同造人。”

此时的蛇女,经常以恐怖,但力量远不及神力的怪物出现在神话中。她们的存在价值往往是给英雄们建功立业用的。

柬埔寨传说《菲米纳喀斯》中讲吴哥窟中间的金塔中藏着一条蛇,晚上会变成一个女子,国王必须每晚与她同睡,否则国王或者他的王国就会有灾难。

后来,一位有为贵族青年在得知此事后忿忿不平。某日他受到神灵指点,先设法得到蛇的许诺,然后趁蛇还没化为人形的时候,在她前往王宫的地方铺上地毯之类的东西并在下面布满利刃。蛇于是就呜呼哀哉了。至今,广西云南不少少数民族的神话传说中仍有类似的“铺草席,设钢刀,静候蛇光临”的情节。

富家子李黄路遇美女,与其同居三日,回家后身子居然化成水。他的家人前往去处查访,才知道是白蛇作祟。又一个贵家子李琯路遇美女,只闻了她身上的异香便头疼脑裂而死。也是家人追寻踪迹,将作祟的蛇杀死。

早在《白蛇传》产生之前,在中国的大地上已经有各种风貌的蛇妻故事在流播着了。这里既有强调蛇妻的妖毒害人,又有讲述人蛇婚恋的悲剧。

弹指间,白云苍狗。几千年后,时光进入现代,神话传说中的蛇女被搬上银幕,用入游戏。

电影电视中,善良的蛇女们正如赵雅芝演绎的白素贞一般,美丽,善良,毫无人间烟火之气,几乎综合了一切美好的词语。

但更多的是邪恶蛇女,她们往往混合着诱惑与性的魅力,散发着诡异、邪恶之气,不仅有着不顾一切的情欲,而且对异性的占有欲极度执拗,一旦真相败露,便转化为不惜代价的报复行为,甚至置对方于死地才罢休。

游戏中的蛇女命运有所不同,有些变成有模板可用的生物,如美杜莎。她们成了英勇的PC们升级用的工具——英雄的逆天路上,总得倒下少则一两只,多则三四只的怪物嘛。

另一些则变成了游戏中的神明,比如女娲成了造物的大母神。甚至玛雅神话中的羽蛇神和东南亚一带崇拜的龙王纳迦也摇身一变化成女神:

前者为最终狱领主阿斯莫迪斯的前妻,秩序与善良之羽蛇神贾兹瑞恩,后者扩展为纳迦蛇族,并有了一名同时代表创造、保护与毁灭的三面女神莎京妮斯特。

然而,总的来说,在这新闻与绯闻,网络与泡面的时代,神话已经褪色,传说也被湮没。蛇神退下神龛,蛇妖可供消遣。传说时代的蛇女们魅力依旧,神秘却早已不再。

当我们募然回首,但见那些如此美丽和理应美丽的袅娜身影,在时间与历史的洪流中,已渐渐远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