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制造企业要活下去,到底靠什么?

2020-06-30 03:49 admin

6月19日,在魔都一场有关中国制造业主题的论坛活动上,知名财经作家吴晓波分享了一个真实的故事,一家做运动服饰钮扣的企业家今年业绩逆势增长50%,原因是与他竞争市场的其他5家供货商“倒下”了4家。

有人说,这家企业很幸运,因为它正在享受“剩者为王”的红利;也有人说,这家企业很不幸,因为四家竞争对手的倒下,要么是整个产业正外迁至劳动力成本更低的国家,要么是市场需求仍在持续下滑…….

应该说,这家企业的“幸运”与“不幸”,都折射出在疫情冲击与全球贸易摩擦升级的叠加效应下,中国制造业的真实生存景象。

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当前中国制造业正处于关乎生死存亡的十字路口。一面是疫情冲击导致大量制造企业遭遇订单下滑,上下游供应链不再稳定,资金链吃紧等经营压力,让企业家产生“力不从心”、“壮士未酬”的遗憾;一面是在自身核心技术研发能力不强与全球贸易摩擦升级的冲击下,中国制造企业在全球产业分工的地位与市场份额持续缩水。

且不说美国总统特朗普隔三差五地号召美国制造业产能回流本土,越南、孟加拉国等近邻们对中国制造产业外迁同样“虎视眈眈”。

于是,越来越多中国制造企业开始觉醒——将技术创新、生产智能化、精细化管理、跨界运营、优化整合上下游供应链,作为应对内外部环境冲击的利器。

吴晓波在这场论坛里提到自己考察企业时的一个意外发现——一家养鸡企业也可以玩高科技——通过向鸡植入传感器与声纳技术,就能通过辨别鸡的不同叫声以确定它是否患有鸡瘟,从而大幅降低鸡群的传染风险。

即便是一家简单的养鸡场也利用高科技赋能。只是,通过高科技实现自我救赎并赢得未来的中国制造企业到底有多少?真实的数字恐怕会令人心酸。

这也给地方政府,产业地产商带来角色转换的命题——从招商引资人蜕变成赋能企业者,推动制造企业尽早实现产业升级迭代,加快中国从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转变的进程。

2020年6月19日,在中南高科产业集团举办的“中国制造正当潮——百城千企云直播”论坛上,著名财经作家吴晓波分享了今年以来实体经济调研心得,现在他考察一家制造企业,就看两点:一是整条生产线技术是否实现了进口替代与智能化操作,二是企业实验室里的科研成果,能否帮助企业打败欧美竞争对手。

在他看来,这是衡量中国制造企业能否在疫情冲击与贸易摩擦升级大环境下,赢得未来的两大标杆。

只不过,目前能做到这两点的中国企业并不多。尽管我们必须承认,中国创业者的企业家精神并不比欧美创业者差。

整个疫情期间,我们看到携程CEO梁建章走进直播间,把自己打扮成唐伯虎,媒婆、白娘子与酋长,四处为旅游景点“拉生意”;我们还看到不少制造企业负责人足迹遍布全国,为了能尽可能多得到一份订单……

这是中国企业家最难能可贵的创业精神,尽管光靠企业家精神,未必能拯救制造业于“水火”。

华为被美国“封杀”的历程,以及近年中美贸易摩擦持续升级的趋势,让越来越多中国企业家看清了现实——没有核心技术研发能力,他们只能处于产业链最底端而任人“宰割”;没有足够的人才储备,他们只能“原地踏步”,眼睁睁看着竞争对手逐步蚕食自己的市场份额;没有精细化运营与智能化生产能力,企业就不具备品牌效应,无法在激烈市场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没有产业链优化整合能力,任何一个零部件缺失,都会令企业生产彻底“停摆”。

不幸的是,一面是越来越多制造企业对技术革新升级、智能化生产与产业链协同管理的需求日益迫切,一面是大量高校与科研机构的技术研发成果与先进生产管理工艺被“闲置”。

论坛现场,上海交通大学先进产业技术研究院院长助理刘群彦也说道,当前高校科研成果如何传递给制造企业开展“孵化”与“培养”,的确是一大难题。

或许,这也是中美制造业的一大差距。在美国硅谷等高新技术研发地区,总有大量风险投资资本与产业资本云集,致力于将高校科研成果与先进生产管理技能“孵化培育”,成功嫁接给美国制造企业释放更强大的生产力。在中国,制造企业、资本与科研技术孵化的衔接总是显得“慢一拍”。

或许我们可以大胆设想,有一个超级平台,一手架起资本、制造企业与高校产学研的沟通桥梁,为中国制造企业源源不断地输送最新的技术创新成果与先进生产工艺,一手搭建中国企业-国际先进制造技术的转让通道,尽可能缩小中国制造企业与国际竞争对手的技术差距,那么我们坚信,在中国企业家精神+技术革新创新的加持下,中国制造业升级中国智造,这样的模式不乏为一种高举高打的探索。

以往,地方政府的招商引资相对简单,只需提供低廉的土地与用工成本,就足以吸引到大量制造企业落户投产。因为在10年前,企业完全可以通过低制造成本与价格战“赢得”市场。

如今,没人再相信这个竞争制胜法则。因为时代环境发生了改变,如今企业是否落户投产的评估标准,不再是低土地成本与低用工成本,而是技能熟练的蓝领工人,完善的产业链上下游配套企业,高新技术研发的扶持政策,以及旺盛的市场需求。

一位地方政府招商部门负责人曾谈起一件令他终身难忘的招商“轶事”——某世界500强企业前来选址投产,第一句话是“能否提供当地同行业企业员工流失率”,这让熟谙地方税收优惠与用工批地成本的他措手不及,赶紧找人去四处询问当地同类企业员工流失率到底多少。

那一刻,他意识到,地方政府在招商引资过程所扮演的角色发生骤变——地方政府既要解决单个企业落户投产的各种需求,还要洞察整个产业链运转的各个细节,推动产业集聚与上下游产业链全面整合,才能让企业安心“住进来”。

日前,湖北省委办公厅、省政府办公厅印发《弘扬“店小二”精神“十必须十不准”》,包括对所有市场主体必须一视同仁、平等对待;对所有市场主体必须实行包容审慎监管,不准对新业态、新模式简单否定,以罚代管,一罚了之;所有政府依法作出的承诺和签订的各类合同必须100%兑现、履约,不准“新官不理旧账”等,努力将营商环境打造成湖北疫后重振、浴火重生的金字招牌。

有人曾调侃说,中国地方政府负责人是全球最忙碌的,如果欧美国家地方市长更像是政府形象的“代言人”,那么中国地方政府领导则是事事“亲力亲为”——企业想技术升级,他就四处找科研机构;企业产品出现滞销,他就四处找“市场”;企业遭遇复工复产困难,他就四处对接供应商与人才中心;企业打算谋求跨界发展,他身先士卒地走进直播间“带货”;为了实现产业集聚调动企业投资增产积极性,疫情期间他还现身各种云洽谈与云签约会场,不遗余力地介绍当地营商环境优化成果。

有专家对此还提出意见:地方政府领导人实在太忙了,有时未必能“事事顾及”,何不将一些精准招商、产业集聚、企业扶持工作交给“市场”与“企业”——通过设立一个超级平台,既能帮助地方政府实现精准招商与快速产业集聚,从而带动地方经济转型发展与制造产业升级迭代,又能替地方政府解决当地制造企业的上下游产业链整合,复工复产,融资扶持等问题,为地方政府营造更优化的营商环境,那么地方政府的经济转型发展与制造企业“升级迭代”大计将变得更加事半功倍。

吴晓波参与的这场论坛主导者——中南高科,正是怀抱着打造服务中国制造业超级平台的愿景。“我相信我们有这个底气与实力。”中南高科产业集团总裁丛学丰表示。经历过去5年发展,中南高科已进入国内51个城市,落地81个产业园区,入园企业逾4300家,涵盖各个制造行业,积累客户资源超21万。此外,中南高科产业集团还与上海交通大学、复旦大学、东方智库等50个国内外产学研机构展密切开合作,积累逾2000家战略合作方资源逾,并在德国、日本布局国际招商中心,整合全球卓越产学研资源以全面服务中国制造业。

当然,光有“硬件储备”是不够的。当前中国制造业要实现“升级迭代”,除了技术研发能力,还有企业家自身国际视野与管理水准等“软件能力”也急需提升。因此中南高科一方面联手上海交通大学合作成立“创锌中心”,致力于将更多高校科研成果赋能给中小制造企业同时,还为入园企业家提供EMBA培训以拓宽他们国际视野、提升企业管理能力;一方面携手思脉资产打造中日先进产业跨境转化平台、联合德国CTCE搭建中德产业合作平台,推动国际先进技术更快速高效地“移植”到国内制造企业,大幅缩小国内企业与国际先进水准的差距。

丛学丰认为,中南高科所打造的超级平台,存在两大使命,一是将国内制造行业众多企业有效集聚实现迭代升级同时,给地方政府贡献税收,解决就业与拉动投资;二是为制造企业全面整合上下游供应链、技术创新成果、智能化生产管理工艺、新的市场发展机遇,跨界发展可操作性等资源,帮助他们成功应对疫情冲击与全球贸易摩擦升级等冲击,实现更高水准的发展成长。

吴晓波在论坛中提到:“制造业是一个国家的基本盘,越是基本盘的东西,往往越不受重视。但随着疫情冲击与全球贸易摩擦加剧,这个基本盘对国家经济平稳发展的重要性变得格外突出。”因此谁能借助市场化、企业化的运营模式,最大限度赋能制造企业技术创新与智能化生产,最大程度为地方政府经济转型发展提供新的动能,最大可能帮助中国制造业扬长补短,助推中国实体经济良好平稳发展,将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

若我们放眼长远,还会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在过去100多年美国经济发展历程里,技术创新占据80%的助推力,资本投资仅仅占比20%,反观中国过去40多年改革开放,技术创新对中国经济发展的贡献度可能只有20%,资本投资反而占到80%。这从另一个侧面展现出中国制造业为何会与美国存在较大差距。因此,中南高科产业集团的超级平台若能逐步提升技术创新对中国经济发展的贡献度,对中国从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迈进,无疑起着不小的助推作用。